一只小手

从伊斯坦布尔订制的笔杆经历了一个半月后终于寄到了